阅读历史
换源:

第401章 他真的喜欢我吗?

作品:盛世书香|作者:阿琐|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19-07-21 18:01:48|下载:盛世书香TXT下载
  数盏灯笼引路,将扶意送至玉衡轩,绯彤迎出来,松了口气似的说:“少夫人,您来了。”

  这玉衡轩作为学堂后,原本不设置卧房,只是后来收拾了一间屋子供涵之休息,今夜韵之就住在这里。

  扶意来到门前,绯彤敲门说:“小姐,少夫人到了。”

  里头没有动静,扶意便唤了声:“韵儿,是我。”

  可依旧没有回应,扶意虽然担心,但深知韵之不会做傻事,便对绯彤说:“我们等一等,让她好好想想。”

  绯彤答应,便要去书房点灯烧炭盆,好请少夫人到那里去等候,扶意隔着门说:“我就在书房,你想见我了,让绯彤叫我。”

  自然,屋子里没有回应。

  时隔多日再来书房,不论是先生的坐席,还是学生的书桌,俱是整整齐齐一尘不染,虽然姑娘们去了靖州,平珒也不在家,但这里每日都有人打扫,从未懈怠。

  扶意刚坐下,腹中的孩子就有动静,她低头笑道:“将来你也要来这里念书是不是?”

  抬头看书房里的一切,回想给弟弟妹妹教书时的光景,扶意感慨万千,难以想象她能如此精彩地度过一年光阴,若眼前的相遇皆说是上天赐予,那接下来,就该由她自己来守护这一切。

  香橼送来热茶,担心地问:“咱们要等到几时,不是奴婢不耐烦,是怕您的身体,回头反而成了二小姐的过错。”

  扶意说:“不妨事,这里很暖和很安静,刚好,我自己也能静下心来想几件事。”

  香橼难过地问:“二姑爷他,真的、真的和丫鬟……”

  扶意摇头:“没有的事,二姑爷他不是那样的人。”

  “奴婢也这么想,我想二小姐肯定也明白。”香橼说,“但一时半刻,必定想不通吧。”

  “你去吧,劝绯彤也烤火取暖,不要在门外等。”扶意说,“韵之不会做傻事的,你们别担心。”

  此刻,清秋阁外,祝承乾回到家中,儿子媳妇却一个都不在,听说侄女在闵家又出事了,他很是不耐烦,吩咐下人立刻将三公子叫去兴华堂,怒气冲冲地离开。

  待父子相见,祝镕带来了皇帝随手给的几本古籍孤本,放在桌上说:“想必您已经知道了。”

  祝承乾长长一叹:“你好糊涂,你该杀了他,你是怎么答应我的,更说好了让项圻死在边境,结果你什么都没做到。”

  祝镕问:“王爷和世子,对大齐功在千秋,儿子杀他们,便是千古罪人,难道您要儿子将来,世世代代遭后人唾骂?”

  祝承乾恼道:“不是说好了,嫁祸在赞西人身上,谁会知道是你干的?”

  祝镕说:“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也许那时候,您不在了,儿子也不在了,却是无辜的子孙来背负这桩罪孽。王爷和世子,是大齐军.魂所在,我杀了他们,便是叛国,一个叛国者,又谈何忠君?”

  祝承乾怒道:“你不杀他们,皇帝就要杀你,你连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忠君报国,又哪里来的子子孙孙?你这些自以为正义的道理,放在朝廷里,只怕活不过三天,你来跟我讲道理?”

  祝镕很冷静,不打算进一步激怒父亲,而是躬身道:“有件事,儿子没有对皇上提起,等着和父亲商量,由父亲做主。”

  祝承乾总算消了几分气:“什么事?”

  祝镕道:“关于先帝遗诏。”

  祝承乾顿时紧张起来:“怎么说?有什么消息。”

  “儿子查探到,世子返回纪州调兵时,顺便取走了先帝遗诏,但世子对我猜忌深重,在边境时处处提防,我一直无法找寻得手。”祝镕面不改色地编着谎话,他总不能对父亲说,这消息是从扶意口中得来,再者也要和自己眼下一系列的行动契合上才是。

  “当真?”祝承乾老奸巨猾,问道,“你如何知晓那就是先帝遗诏,你亲眼看见了?”

  祝镕摇头:“儿子没有亲眼看见,但……”

  他从袖中取出一枚纸卷,展开铺在桌上,这样小的纸笺,是信鸽传递时才会使用,通常传达紧急之事,更要言简意赅,最好几个字就能说清楚。

  而这张纸上写着:遗诏已得。

  祝承乾仔细端详许久,才问儿子:“何处得来?”

  祝镕说:“儿子每日都拦截世子与京城的信函,大小事务,无所不知。”

  “会不会是他知道你在监视,故意放出假消息?”祝承乾说,“毕竟所谓遗诏,不过是一个老太监的醉话,且不论那遗诏说的是什么,当今皇上登基继位,是顺应天意之事,先帝若另有心思,何不在生前就废除太子,何必将祸患遗至今日?”

  祝镕应道:“儿子只是将自己打探得到的消息告知于您,至于先帝为何留下遗诏,王爷和世子打算如何利用这份遗诏及其真伪,儿子无从知晓。”

  祝承乾尴尬地干咳了一声,是他太激动,冷静下来说道:“那你为何不向皇帝禀告?”

  “因为儿子想避开这件事,避免与王爷世子再有接触,也好为了您和家族避嫌。”祝镕道,“若是由旁人进言,皇上为了避免我叛变,会派其他人去取回遗诏,我就能置身事外。”

  祝承乾皱眉问儿子:“对我说句实话,你心里,还是忠于皇上是不是?”

  祝镕抱拳道:“这是父亲从小教导我,立身处世的原则,儿子绝不辜负。”

  “镕儿……”当爹的终于松了口气,绕过书案,拍了拍儿子的胳膊,“好!好!爹没有看错你,爹知道你是我的好儿子,你有主意了你长大了,爹该放手才是。但你一定要小心,更要相信我,爹绝不会害你。”

  就在兴华堂里为了家国天下、父子情深而感动时,韵之终于从房里走出来,来到扶意的身边。

  她们并肩而坐,扶意张开手臂,将她搂在怀中。

  “一直以为,新婚之夜的委屈,我早就忘了。”韵之说,“可今晚,怎么也压不下去当时的委屈,甚至后悔,为什么没在新婚之夜就回家来。”

  “你哥哥说,闵延仕是被人下药了。”扶意道,“难道你相信,闵延仕是这样的人。”

  “那又如何呢,他为什么不带我回家,甚至事先没和我商量,突然就把我撂在这里。”韵之从怀里,摸出那块没送出去的户部腰牌,苦笑着,“那两个丫鬟有一个我认得,是他娘屋子里的,更不要说,我们家的下人都失踪了,指不定被绑在哪里,就为了让闵延仕能和别的女人上.床。”

  扶意说:“看来就是他母亲下的药。”

  韵之激怒:“可他为什么不带我回家,我从没说过我想回娘家,他为什么要……”

  “别激动,慢慢说。”扶意安抚道,“你哥哥要我问你,明日闵延仕若来,你愿意见他吗?”

  韵之眸光无神地摇头:“我不知道。”

  扶意说:“那就暂时不见,等你冷静下来。”

  韵之很痛苦:“其实我明白,闵延仕也是受害之人,可是扶意,你没法儿体会我现在的心情,不论什么缘故,他都和其他女人搂搂抱抱,还当着我的面,要把人家压在身下。但是,他到现在,从没有碰我的冲动,哪怕我暗示甚至挑逗他,他都没任何反应。”

  扶意心疼极了:“所以说……”

  韵之伏在她怀里哭了,本是心底最私密的事,却偏偏要翻出来成了委屈。

  她在亲眼见过丈夫隐藏在衣衫下的结实体格后,心里就时常有一团火在燃烧,她渴望拥有这个男人,不仅仅是精神上的交融,更是肉.体上的占有,但是闵延仕不论站着、坐着、躺着,始终是个谦谦君子。

  不错,他们很亲昵,肢体上的触碰早就习以为常,可偏偏,他作为一个男人,温香软玉的妻子在怀中,一夜又一夜,他始终没有任何冲动。

  扶意无话可说,只能搂着韵之,让她痛快地哭泣。

  好半天,韵之才冷静了几分,但问扶意:“他真的喜欢我吗,他会不会只是觉得,和我在一起也不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