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九十八章:广大姐的反转

作品:锦缘绣程|作者:山水画中游|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2-12 09:19:11|下载:锦缘绣程TXT下载
  而被宋筱池想到的宋绍焰等人,则成功被宋家逐出家族了,宋绍焕给他们的最后期限是三日内离开伯府,自找住处。

  “反正你们也有槐花胡同的宅子。并不愁住处不是?”

  宋绍焕阴阳怪气的说道。

  就在宋氏族内做出这个决定不久,宋安铭接到了柳明昕派人送来的消息,宋筱池已经成功离开

  封城了。

  宋绍焰房氏和宋安铭夫妻对于宋筱池离开封城这一情况,既觉得放心了些许,可是更多的却是担忧。

  “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伯府的人了,池姐儿若是回来,应该也不打紧了吧?”

  房氏很担心女儿,她甚至想过,若是让女儿一个人在外漂泊,不知流落何方,或许嫁给谭增并不是最坏的决定。

  现在事情弄成这样,已然是最坏的结果了。

  “爹,丁姨娘和五弟那里你是如何决定的?”

  宋安铭这话,让屋里一静,忽的,烛火“噼啪”一声响,让沉默中的宋绍焰回了神。

  “你五弟他毕竟是我的……”

  “呵!恐怕爹想带他们一起走,他们也不愿意。”

  宋安铭一声轻笑声打断了宋绍焰的话。

  宋绍焰脸色难看,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应长子。

  “还是我疏忽了。”宋安铭忽然叹道,“那天他们虽然没有听到我们具体说的是什么,可是丁姨娘很精明,她应该当时就怀疑了,任何事就怕生了疑心,这疑心一生,便要想方设法的查个清楚出来,方能心安。”

  “大郎,你的意思是,池姐儿在槐花胡同的宅子中这件事,是丁氏查出来的。”

  宋绍焰这下终于明白宋安铭为何是这么个态度了。

  他并不怀疑长子的话,他了解长子,他性格虽急躁,可从来不是无中生有之人,向来有一说一,不会也不屑于弄虚作假。

  宋安铭点头,“的确是她,你以为宋绍焕和那位谭二爷有那么大的本事,在几乎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仅仅一天就能找到槐花胡同?”

  宋安铭的反问,让宋绍焰无话可说。

  宋安铭嗤笑一声,“娘,明天让珍珠去问问丁姨娘,想来她是愿意继续攀着二房的高枝的。”

  第二天,宋筱池醒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而睡在她旁边的珊瑚和莲藕早已起来了,外面也有说话声传进来。

  宋筱池在被窝里伸了个懒腰,这才穿衣起床,炕竟然还热着,也不知是谁夜里起来添火的。

  “起来了?昨夜睡得可还好?”宋筱池刚走出屋子,在院子中铲雪的谢岩便一眼瞧见了她,嘴角含笑问道。

  宋筱池点点头,“睡的还好。”

  她有些不好意思,她已经看到大妞和二妞了,这般看来,除了腿断了无法起床的赵氏外,她应该是起床最迟的那个了。

  “那就好,我还担心你……吃早饭吧。”

  担心她……什么?宋筱池有些好奇。

  谢岩说着便将手中的铁锹放到墙角,招呼正吭哧吭哧铲雪的广海明先吃饭,他这自在的模样,弄的好似他才是主人一般。

  宋筱池觉得好笑,倒将心里方才一瞬间升起的疑问收了起来。

  早膳既丰盛又简单,有米粥、包子、汤面、面片、煮鸡蛋等,样数挺多,不过都是简单易做的。

  广海琴正站在灶边给大家盛粥,珊瑚和莲藕在旁边帮忙,二人见宋筱池进来,珊瑚忙就要放下手中的碗碟,要来服侍宋筱池洗漱。

  宋筱池忙摆手道:“我自己来。”

  一时洗漱过后,大家坐到桌上吃早膳,广海明笑道:“这么多种类,是珊瑚姑娘和莲藕姑娘做的吧?从昨天到今个儿,我可沾了你们的光了,就连大姐和大妞二妞的事也多亏了谢老弟。”

  广海明说着朝谢岩拱了拱手,“这次多亏了谢老弟,否则那万家还不知要提些什么条件呢?”

  昨日他们回来的时候,一直没有说广海琴和万家之事,广海琴脸色也不好,宋筱池虽然好奇,可是也不好多问,现在听广海明主动提到这件事,广海琴的脸色也好了许多,方才见到她还主动唤了她一声“姑娘”,想来经过一夜的休息,她的心情应该恢复的不错。

  宋筱池不由的竖起了耳朵,想听听广海琴和万家现在到底是何关系,成功和离了没有,大妞二妞归谁?

  当然,听广海明这语气,事情应该是办成了,只是就算万家同意和离,他们何时拿着和离书去衙门上档,还有……谢岩到底给广海明出了什么主意,宋筱池一双眸子晶晶亮亮的,竖着耳朵仔细听。

  谢岩一眼便瞧出了她的小心思,嘴角微微翘了翘,目光在她面上扫过时,却是少见的柔和。

  “不知姑娘和公子是何关系?寒冬腊月的还在外行走,又是所谓何事?”

  忽的,一个不合时宜的略带着些许尖锐的声音在饭桌上响起。

  宋筱池一愣,桌上的其他人也是一愣。

  谢岩的眼眸深了深,如同深不见底的幽潭,珊瑚和莲藕却都气坏了,脸色涨得通红,莲藕是个忍不了气的,就要站起来与广海琴吵架,被宋筱池按住了。

  广海明大声喝道:“姐,你说什么呢?谢老弟和弟妹自是有事才出来的,再说人家的正事你问什么啊?你自己的事还没弄抻坦呢?”

  只见广海琴撇了撇嘴,说了一句“是吗?到底是姑娘还是太太,这可骗不了人。”

  宋筱池蹙了蹙眉,她可真没有看出来这位广大姐是这般人。

  昨晚看她就像一个遇到负心汉和糟心婆家的可怜女子,今早在她没有说这番话之前她认为她就是一个为了两个女儿,在婚姻失败后,强迫自己必须坚强面对生活的果敢母亲。

  可是……实在没有想到啊,她竟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懑和不平。

  对此,宋筱池并不想与之理论。

  “广海琴,你给我闭嘴!”广海明拍桌大喝一声,桌上的碗碟哗啦啦的一阵乱响。

  “哇……”二妞被吓得大哭起来。

  大妞也吓得慌张失措,不知往哪里躲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