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4章 生死之间(2)

作品:都市绝品医仙|作者:暗黑蚂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2-17 01:06:50|下载:都市绝品医仙TXT下载
  这中年男子看起来十分儒雅,颌下蓄着山羊须。

  “白少,我这一步叫玉龙衔珠,你可看好了。”

  中年男子执黑棋落棋盘上。

  白龙象瞳孔一缩,看了半晌,随即苦笑道:“袁师棋高一招,龙象不如。”

  中年男子哈哈笑了起来,道:“白少谬赞了,要知道一年前,我可让白少三子,一年后,我全力应对下,你十局能从我这里赢下三局,这等天赋,了不起啊。”

  “都是袁师教导得好。”

  白龙象看着中年男子,目光有如火的灼热,倒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癖好,而是他十分渴望这高人能留下辅佐他。

  当初,他费尽心思,才让袁从天答应在他身边留一年。

  这一年,白龙象遥遥甩开了其余白家子弟,白家大少龙象之姿开始被人称颂。

  整个江中三大地方豪族,秦家明月,白家龙象,孙家暖玉,是三大豪族年青一辈的旗帜。

  但在白龙象看来,秦明月不过是长袖善舞,装可怜才搭上了新都柳家的线。

  而孙暖玉男子女相,注定成不了大器,他再有商业头脑,也冲不出江南省。

  只有他白龙象,才是真正的雄才。

  只要袁从天真正留在他身边,借助袁从天背后的势力,他白龙象能轻而易举将白家带出江中。

  就在这时,袁从天突然脸色一变,他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打开看了一眼,神情变得凝重。

  “袁师,可是有事?”

  白龙象问道。

  “是有点事,我得出去一趟。”

  袁从天道。

  “不如让老林跟着,他是暗劲巅峰,也能帮衬一二。”

  白龙象道,他最看重的人,除了袁从天,就是林开国了。

  “不必,他这种粗鄙武夫只会坏事。”

  袁从天说道,丝毫不掩饰对林开国的不屑。

  袁从天起身,走了几步路,又回头对白龙象道:“待我事成之后,我会向我师兄托个情,为你在新都搭一条线。”

  白龙象大喜过望,激动无比,虽然只是搭线,真正想要崛起还得靠自己,但就是这根线,百分之九十的地方豪门都搭不上。

  夜已深,桃谷小区的照明设施早已年久失修,整个小区都笼罩在浓郁的黑暗之中。

  “咔嚓……”卧室的窗户打开,一道黑影闪身进来。

  这黑影一抬手,手中一张符竟然散发出幽幽的绿光,将屋子照亮,也照出了他的脸庞,正是袁从天。

  大床上,赵乐乐安静地躺着,呼吸微弱,而她满脑袋都插满了亮晃晃的银针。

  “竟然是银针刺穴,能用银针控制阴煞之毒的蔓延,难不成是赣西神医世家丁家的人?”

  袁从天心道。

  他缓缓走近,准备将这些银针拔除,再以最快的速度催动阴煞之毒,让这个少女变成人体养阴盅。

  袁从天走到床前,他很谨慎,手中飞出一道符纸,符纸化为几道黑气在房间上上下下绕了一圈,然后消散了。

  这时,袁从天才真正放下心来,他开始飞速拔除赵乐乐脑袋上的银针。

  很快,所有银针被拔除。

  但就在这时,袁从天鼻子耸了耸,闻到了一丝丝香甜的气息。

  他一开始是忽略了这种气息,以为是女人使用的化妆品护肤品什么的。

  只是现在……“不好,中招了。”

  袁从天突然脸色大变,浑身的劲如同气球漏气了般溢散,身体开始变得酸软。

  袁从天一咬舌尖,飞速服下一枚万能解毒丹,而后勉力从窗户往外跃出。

  他跌跌撞撞往前冲去,只是他能感觉到,后面一直有一个人猫捉老鼠一般跟着他。

  袁从天深吸一口气,停下了脚步,缓缓转过身子。

  身后那人也停了下来,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浑身裹在黑袍中,根本看不清楚面目。

  叶诚这装扮,也是为了保险起见,他现在实力还低,本尊不可能轻易暴露。

  “我这软骨香的滋味如何?”

  叶诚开口,声音嘶哑。

  “香味雅淡自然,应该是普通药材配制,但我的解毒丹竟然没有用,我秦岭袁从天自愧不如。”

  袁从天靠着一颗大树开口道,他自报家门,自是一种威慑,若是同道中人,想必对秦岭之名如雷贯耳。

  只是,秦岭叶诚的确听过,但也只知道那是一个地方。

  “你那戒指不错,竟然在吸取你体内的毒。”

  叶诚沙哑道,心中有些兴奋,这家伙果然是一头肥羊,他手中那枚戒指的戒面是一块万年阴玉,先天就蕴藏了一些灵力,开过光后这些灵力被引导了出来。

  如果被他得到,在上面刻上一个一级的防御灵力法阵,那足以保障他在达到练气三层前的性命安危了。

  袁从天嘴角抽搐了一下,涩声道:“如果你要,那就给你好了,我也保证不再打那女娃的主意。”

  “行,丢过来吧。”

  叶诚伸出手。

  袁从天从手指中除下戒指,朝叶诚丢去。

  只是丢的时候,他丢偏了一些。

  叶诚却是冷笑,站在原地,并没有偏离重心去抓那戒指。

  没上当?

  那也没办法了。

  袁从天突然大吼一声,手中一张符朝叶诚甩了过来。

  这张符在半空,陡然化为一根黑色的长矛,闪电般朝叶诚刺去。

  叶诚抬手一指,一缕灵力射出,击碎这根黑色长矛。

  而后,他脚踏自创的七星步,瞬间来到袁从天面前,几指点在他的胸口。

  袁从天浑身巨震,口鼻喷血,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上。

  这时,叶诚才将那枚阴玉戒捡起来收好,然后站在袁从天面前居高临下地望着他,沙哑着声音道:“你将那女娃炼成养阴盅,是想养什么邪物?”

  袁从天看着叶诚,突然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而就在这时,一道青黑的细长影子电一般从袁从天身上射出。

  叶诚大惊失色,以他的眼力能看清楚这东西,但身体却跟不上。

  如此近的距离,只瞬间,这青影便缠在了叶诚脖子上,与此同时,他的脖颈上传来一阵巨痛,被这东西狠狠咬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