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十一卷 第五千零七十八章:委屈

作品:养鬼为祸|作者:浮梦流年|分类:恐怖悬疑|更新:2019-08-16 00:39:12|下载:养鬼为祸TXT下载
  “是么?你是觉得我的搜魂法搜不出这一招一式一法?那也正常,毕竟这一招一式一法也都是靠传功来的,对吧?”我冷冷问道。

  “不错!你不可能拿到其他门派的一招一式一法!否则老祖宗的功法,岂不都成了满天下仙家都能够学会的法术了!?”龙青衣似乎找到了拒绝的办法,毕竟只要功法没有给拿走,就意味着我暂时不会杀了他们。

  姚星天也咬牙说道:“你杀了凤神幻的事情,一旦暴露,必定引火烧身,趁着现在事情还有回旋余地,赵落剑,还是放我等离开吧!”

  何尘香也急忙说道:“不要再这样了,你也拿不到我们的功法,何必如此折磨我们?我们家的老祖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顿时冷笑起来,随后快速的伸出手,一行字一行字的把神幻府的一招一式一法写了出来,当然,核心的东西没法子弄倒是真的。

  结果一大半,姚星天冷声说道:“就算是搜魂到一些一招一式一法的皮毛,那又有什么用?没有传承,你无法知晓传道者的道统真髓,而这些皮毛,就算是我们的传功大长老,掌剑大长老,都能够使用!所以你也无需骗我们了!”

  我冷冷一笑,其实证明我会的办法有很多,好比直接使用神幻指和神幻剑,甚至神幻法。

  所以我很快笑了笑,说道:“就知道你们会这么说,不过这神幻府的一招一式一法确实有那么点深度,且让我领悟一二再施展。”

  何尘香和姚天星等人面面相觑,虽然值钱肯定是打死不信,但现在也难免动摇了。

  更要命的是,我很快把只有传承能够使用的招式使用了出来!

  当然,神幻府的一切我都从祖师爷留下的传功球那得来,并非是搜魂得来的,但毕竟是九重天的功法,这些远古仙界的仙家又怎么知道这功法其实也受限颇多?还以为真的给我搜出来了。

  所以这回姚星天等人都目瞪口呆了,我证明了神幻府的一招一式一法已经传承到了我身上,他们当然也怕给我搜魂了,所以难免成了泄气皮球,一个个都噎了。

  看着他们扭曲的面容,我呵呵一笑,说道:“剩下四位了,我使用这样的法术,其实也是颇为消耗精力的,所以这样吧,率先给我传功的三位,一旦传功给了我,我甚至当他是半个师父!就绝不加害了,还会助他恢复成原来应有的样子,但是!最后一个决定传功的,我就不要了,因为这代表他千万分的不乐意,所以我会用搜魂术来自己学!诸位觉得如何呀?”

  我这话一出,几个掌门都脸色大变,四个人只有三个有传功机会,而第四个却要给搜魂,这让他们一时间有了紧迫感。

  “我先传功!我先传功!”龙青衣这中年人也是果决,立即就给我诳得要传功了,所以我哈哈大笑,说道:“好!龙师父果然爽快,以后您就是我半个师父了,弟子不但会让师父好好的,还会给师父百株万年仙草带回宗门!这也算是给师父的弟子礼了!”

  龙青衣就算不高兴,现在也没法子说别的了,立即点头笑道:“我徒手段通天,师父什么的就不必叫了,只要这次放我这师父离开,我就心满意足了……”

  “师父也别客气,这也是徒儿该做的。”我嘿嘿一笑,而龙青衣也果不其然的过来,手指点向了我的额头,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传功给我。

  很快,青衣仙阁的一招一式一法,源源不断的传入我的脑海,我贪婪接受领悟,现在不求学会,但获得才是最重要的。

  这几个掌门不知道我已经学会了其他家的一招一式一法,这一次如果全部传功给我,那九派的一招一式一法都尽为我所得,而我想要修炼出十八条脉络的想法,很快也要付诸现实了!

  “我也传功!你能够把我们五派执事堂的堂主们都坑得如此田地,有你这样的弟子,我邹黑阳也不冤枉!”邹黑阳这老太也是万分怕死的,偏偏就喜欢咋咋呼呼,这个时候还要出头,当然既然是主动传功,我当然是多多益善。

  龙青衣传功完毕后,一脸的不高兴,我立即说道:“师父,一百株万年仙草只是见面礼,以后我当然还会回馈青衣仙阁,所以师父也不用忧虑了。”

  “是是……”龙青衣当然不会真把我当成弟子来看待,现在他只是卵蛋给拿捏住了,不敢反抗而已。

  邹黑阳也是干脆,这黑阳仙门的一招一式一法给给我纳入了脑海,当然,传功结束的她也松了口气,觉得我至少不会对她搜魂了,对她而言,小命比传承重要多了。

  这也怪不了这批掌门没有骨气,毕竟现在整个远古仙界还剩下那么点人了,就算传承,难道还能比人命重要?况且只要我死了,传承也等于没有了,这老太婆阴着呢,怕觉得只要是她活下去,就有朝一日能够干掉我!

  而邹黑阳那边毕竟没有说破这些事,我也没必要拿她如何,甚至说道:“邹师父在上,弟子也会给八十株万年仙草当见面礼,日后逢年过节,礼物断不可没有,所以师父也勿要忧心以后。”

  邹黑阳轻哼一声,说道:“希望你信守承诺便好!”

  看到邹黑阳也妥协了,姚星天和何尘香都深吸一口气,因为最后一个是要给搜魂的,他们第三个位置纠结了这么久,已经是失去了先机,现在又怎么能够再丢掉机会?

  “我第三……”

  “老夫第三个传功!”

  所以几乎是同时,姚星天和何尘香都举手了,这一下,我表现出有些为难的样子,看向了这两人,似乎还在决策到底用谁来传功,又决定搜魂谁人。

  “老夫最先说要传功的,何尘香,对不住了!”姚星天这次已经没有以前的老成谋国形象了,简直就是一副当机立断的兵爷做派,当仁不让的就走过来要硬传功给我。

  “不是……我也一起喊的,应该是有传功才对……”何尘香这大美女顿时慌了,连忙过来要争着传功,我心中大乐,暗道之前你怎么不这么主动?

  “放屁!老夫最先说话,何尘香,你敢来跟老夫争抢?还要脸不要?”姚星天急了,甚至粗口都爆了出来,应是伸手来点我。

  “你!我才是最先的……”何尘香虽然骇于姚星天的气势,不过生死攸关之时,她岂会放过求生机会,但看到姚星天要找她掐架,她连忙一脸委屈的看着我,说道:“赵落剑,我才是最先说话的是也不是?还请你做个公断好不好?我传功给你好了,我……”

  “何尘香!你敢挑战我星天剑宗的权威!?”姚星天这个时候已经暴怒了,毕竟给我掌控生死就算了,还给个女子排挤,这简直是岂有此理。

  邹黑阳和龙青衣现在倒是一脸的喜闻乐见,甚至还不怀好意的排挤几句,当然,这只是加剧了两人的争锋。

  我看了一眼大美女,又看了一眼姚星天,手指在两人前面晃了晃,最后指向了姚星天,说道:“就姚师父吧!毕竟姚师父传功欲望比较强烈,我这弟子也拜得比较高兴,当然,还请姚师父可要传好了,别漏了什么没传才是。”

  “好好!老夫定然是认真传承!”姚星天顿时大松一口气。

  “那我呢?”而这时候的何尘香脸色都变了,简直是委屈的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