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9章 约法三章

作品:五零俏花媳|作者:秋味|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2 08:10:26|下载:五零俏花媳TXT下载
  孟繁春双手交握两个大拇指不停的翻转着,眼底深深地心疼地看着她,无奈地说道,“你要我拿你怎么办?”

  “怎么办?”程韵铃扭过身子一副你就认命的架势道,“咱们就认认真真地过日子呗!”

  “你我都是学医的,不论男女都有生理需要的。”孟繁春神色认真地看着她道。

  “你可真是……”程韵铃重重地叹口气,“说句不好听的,那吃斋念佛的都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直白地说道,“我喜欢你,又不是因为夫妻生活才喜欢你的。”忽然眼睛贼溜溜地看着他道,“原来你……”

  “别胡思乱想!”孟繁春黑着脸道。

  “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程韵铃笑眯眯地看着他道,“我们这是不是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孟繁春握拳轻咳两声不好意思地说道,“好了,言归正传我们约法三章。”

  “好,你说!”程韵铃看着他轻点下了头道。

  “为了你的名誉着想,暂时不公开我们的关系。”孟繁春竖起食指看着她认真地说道。

  “继续!”程韵铃朝他努努嘴道。

  “记住公私分明,不要不分场合,说一些令人产生歧义的话。”孟繁春看着她又道。

  “我不是公私不分之人,还不是被你给逼的。”程韵铃看着他说道,“听你的行了吧!”

  “第三我希望你冷静下来,考虑清楚了。应该说咱们俩都需要冷静。”孟繁春食指点点她道,“还有不要说作践自己的话,这话我听不得。”

  “说完了?”程韵铃看着他说道,见他点头,一脸正色地又道,“我也约法三章。”

  “你说?”孟繁春眸光盈满笑意看着她说道。

  “第一,不准不吭一声的就消失在我的生命里。”程韵铃挑眉竖起食指看着他说道。

  “嗯!”孟繁春看着她冷静地又道,“还有呢?”

  “还有……还有……”程韵铃眨眨眼道,“还有等我想起来再说,暂时就是你不准偷跑。即便相处下来真觉得不合适,我们也要说清楚,讲明白了。即便痛也不能稀里糊涂的。”

  “呵呵……”孟繁春温柔地看着她笑了起来,“我答应你。”微微眯起眼眸上下打量着她。

  “你看着我做什么?”程韵铃低头看看自己,没觉有什么不妥啊!

  “以你的急脾气不可能这么简单的就答应我的约法三章的。”孟繁春食指点着办公桌道,“你后边是不是有高人指点。”眉峰轻挑看着她说道,“让我猜猜,是花半枝对吗?”

  “是又怎么样?”程韵铃坦然地看着他说道,“她说我都存了一辈子跟你耗着的心了,就不用那么急了。让我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所以只要你不偷跑,咱们是怎么处着舒服怎么来。”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所以如果我原形毕露的话,希望不要吓到你,你要有心里准备啊!”

  “你还有什么原形?”孟繁春哭笑不得地看着她道。

  “那可不一定,以前我可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暴露自己的缺点,现在嘛!可是很吓人的。”程韵铃故意夸张地说道。

  “什么缺点?娇气一些,爱乱吃醋一些,还有什么?骂人都文绉绉的,含沙射影。”孟繁春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道。

  “我可是很黏人的噢!”程韵铃伸出双手如猫爪一样抓抓,看着他非常严肃地说道。

  孟繁春宠溺地看着她摇头失笑,“你呀!”

  程韵铃放下手收敛起脸上的笑容,严肃地看着他说道,“你当时受了什么伤。”

  “医院被还乡团攻击了,撤退时,与敌人白刃战的时候,不幸伤着了。”孟繁春看着她平静地说道,经过几年的调整,现在的他已经接受了现实。

  “那你怎么就确定自己不行了。”程韵铃眨眨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他一本正经地问道。

  孟繁春单手掩面,给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闷声道,“我们非要讨论这个问题吗?我是医生,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

  “不能治吗?”程韵铃看着他的样子道,“我们是很认真的在讨论你的身体,你是医生不该讳疾忌医的。”

  “这也很尴尬好不好!”孟繁春低垂着头别扭地说道。

  “是你说的医生面前只有病人,无男女。”程韵铃看着他严肃地说道,“有道是医者不自医,不能找别人看看。”

  “找过了,不能。”孟繁春放下手坦然地看着她说道。

  “怎么会呢?这中医看不好了咱们找西医。”程韵铃垂眸碎碎念道,“病肯定能治好,又不是太监,神仙难救。”

  “咳咳……”孟繁春被惊的直咳嗽,看着她的眼睛都快瞪脱了眶,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

  “我怎么了?”程韵铃身体前倾,双眸盈满笑意看着他道,“怎么被吓着了。”忽然又严肃地说道,“孟繁春你的专业素养呢!还是只针对外人。”食指点着办公桌道,“你这样可是公私不分哦!”

  抿了抿唇道,“你这样我接下来的问题岂不是更尴尬?”

  孟繁春眼睛瞪的溜圆,吞咽了下口水道,“还有什么?”

  程韵铃紧皱着眉头看着他说道,“你怎么能确定自己病了。”

  “你……你……”孟繁春脸红的如猴屁股似的闻言食指颤抖地指着她道,“你还是不是女人。”

  “我现在是有专业素养的护士,在很有针对性的询问你的病情。”程韵铃直起身子,非常严肃地看着他说道,“快说!你必须说,不得有隐瞒。”

  孟繁春攥紧了拳头,不停的吞咽口水,红着脸,躲避着她的视线,轻声道,“男性的生理性构造,我发现我想抱抱你,想想亲亲你,然后无法……”实在说不下去了。

  “不能治吗?”程韵铃关心地问道。

  “我试过,针灸,药石枉然,没有任何起色。”孟繁春冷静下来看着她说道,“所以你要考虑清楚了,这不是儿戏,这是一辈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