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697章 到底是谁不要脸

  “得,你看,这小子自己都不想进去。你又何必强人所难。”

  庞骨说道。

  一看这小子的模样,一定是当初有阴影。

  “他得进去,我答应过他姐姐。”

  叶凌月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她必须带着刘唐就去,这是她对刘芸的承诺。

  至于能否在九当凌绝崖里找到治疗刘唐的法子,那就不得而知了。

  说起刘唐,叶凌月蹙眉。

  也许,遇到九命佛并非是坏事。

  当初是九命佛告诉刘芸,可以在九当凌绝崖里找到治疗之法。

  想来,九命佛是知道一些什么的。

  可惜,刘芸那之后,再没遇到九命佛。

  看样子,只能自己去求教九命佛了。

  可偏偏水枫的事……

  叶凌月哄劝了好一会儿,刘唐才安静了下来。

  可他依旧是缩手缩脚,似乎古堡里有什么东西,让他望而生畏。

  “好啊,原来是你抢走了我的九洲鼎。”

  古堡入口处,有几个人走了出来。

  他们显然都是被刘唐的声音吸引出来的。

  其中有几个是生面孔,想来是玉榜上的其他念师们。

  出声的却是太阴圣女,她看到叶凌月,不由柳眉倒竖,指着叶凌月就是一顿骂。

  太阴圣女自从上次丢失了九洲鼎后,一直闷闷不乐。

  直到雷一鸣许诺,会让人护送她在九当凌绝崖里得到神通,她才心情稍好了些。

  只是没想到,一到这里,就遇到了叶凌月。

  太阴圣女看到叶凌月用鼎息捆住刘唐,就知她已经夺回了九洲鼎。

  想到了早前的射月车,还有里头的仇雨……太阴圣女猜测着,这其中一定是叶凌月搞的鬼。

  这个女人,最是阴险,看似对仇雨关怀入微,实则却是暗藏祸心。

  仇雨也不知被她用了什么法子,变得如此厉害。

  “九洲鼎什么时候成了你的了?”

  面对太阴圣女的质问,叶凌月却是一声冷笑,还真是贼喊捉贼。

  “九洲鼎,本就是我的。”

  太阴圣女面不红耳不赤。

  “那你可以试试,让它回去。”

  叶凌月也不避讳。

  她一扬手,九洲鼎就浮现在她手掌上。

  那口小小的黑鼎,悬在半空。

  黑色的鼎息,犹如烟雾般,萦绕在其身侧。

  看到九洲鼎时,太阴圣女眼眸一亮。

  她迅速催动自己的念力,可当她的念力迅速靠近九洲鼎时,九洲鼎身侧的黑色鼎息却是犹如忠诚的护卫那样。

  它们迅速驱逐开太阴圣女的念力,太阴圣女俏脸一变。

  “杨妃儿,你到底对我的九洲鼎用了什么手段?”

  九洲鼎落入太阴圣女之手后,虽然一直没有发挥最大的功用,可一直以来,也是听命于太阴圣女的。

  不过是几日功夫,它就叛变了,完全不听从自己的指挥。

  这不禁让太阴圣女紧张了起来。

  鸿蒙天被水淹没,九洲鼎失控,她能掌控的,也就只有叶凌月的肉身了。

  可谁又知道,叶凌月是否还有其他阴谋诡计,夺回肉身。

  太阴圣女不禁惊恐了起来。

  “人在做,天在看。它本就不是你的东西,又怎么会听命于你。是我的,终归还是我的,早晚都要还的。”

  叶凌月冷声道。

  “雷一鸣,帮我杀了她。”

  太阴圣女被叶凌月吓得一惊一乍。

  她忽然感到畏惧,她已经被叶凌月夺走了很多,她绝不容许,叶凌月夺回自己的肉身。

  “快走。”

  就在雷一鸣沉吟之际,庞骨背上了刘唐,再推攘了叶凌月几把,三人进入了昆仑古堡。

  “丑话说在前头,进入古堡了,谁也不许动手,这里可是有女皇的庇护的。谁在这里动手,都会倒大霉。”

  庞骨嚷嚷道。

  “雷一鸣!”

  太阴圣女恼火道。

  雷一鸣无奈,摊摊手。

  “这小子说的是真的,在这里,的确不能动手。凶兽都不能闯进来,否则就会厄运缠身。”

  雷一鸣是个谨慎的。

  他方才没有出手,那是有所顾虑。

  上一次,与他交手的“仇雨”,根被就不是仇雨。

  那时候的“仇雨”,非常之可怕。

  若是说,杨妃儿和仇雨真是一伙的,那仇雨没准就在附近。

  雷一鸣可不想冒生命危险。

  他一个迟疑,就错过了最佳的下手的时机。

  “做事磨磨蹭蹭,你算什么男子汉。死了多少年的人,你怕什么。”

  太阴圣女愈发不满。

  什么女皇的诅咒,昆仑女皇早已陨落,况且,她要真有那个能耐,又怎么会陨落。

  “你是不知道,这地方,真的邪门。以前有凶兽不识好歹,冲入古堡动手,它一离开古堡,就被雷电击中,成了一具焦炭。我是雷鸣神殿的守护神,对这个更是避讳。”

  雷一鸣苦笑道。

  “若是因为她,你丢了名额,无法进入九当凌绝崖那多不划算。这个名额,我可是来之不易。再说了,你收这女人得罪了佛宗和道门的人,她若是进去了,凶多吉少。我们又何必费力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

  雷一鸣安抚了好一阵,太阴圣女才安生了些。

  她转念一想,只要进入九当凌绝崖,她就有机会获取神通。

  一旦突破成了天念师,她就能更好的融合叶凌月的肉身。

  等到她完全融合了肉身,什么鸿蒙天,什么九洲鼎,她都可以一一夺回来。

  即便是无法突破天念师,雷一鸣也曾告诉她,九当凌绝崖里有不少的神通。

  若是运气足够好,她兴许还能自己获得一个水神通。

  太阴圣女一声冷笑。

  “多谢你了。”

  叶凌月见太阴圣女和雷一鸣走开了,冲着庞骨点点头。

  若非是庞骨,对上雷一鸣,她也是够呛。

  “谁说我在帮你,我只是可怜你罢了。”

  庞骨说着,把刘唐丢了下来。

  进入了昆仑古堡后,刘唐反而安静了下来。

  叶凌月见他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就收起了黑色鼎息。

  刘唐也没有再发作,只是跟在叶凌月和庞骨的身旁。

  至于古堡里的另外几名念师,他们也没有走过来攀谈的意思。

  他们也不知是不是听了太阴圣女的挑拨,对叶凌月的印象停留在强取豪夺的强盗层面,只是站得远远的,警惕着,打量着叶凌月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