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五十八章:煮碗面吧

作品:许你余笙静安好|作者:简亦繁|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2 08:11:45|下载:许你余笙静安好TXT下载
  “我……”顾余笙也是很无辜,自己语气没有奇怪吧,怎么会这么理解呢,“我房间里的东西有什么是你不能碰的,只是随口问问,家里的相册都是我妈整理的,还以为刚才妈过来了。”

  “都这么晚了,早睡了吧。”凉静在床边躺下,拉上了被子,闭上眼睛,一副要睡觉的架势。

  见凉静这样,顾余笙自然也不好打扰的,伸手关了大灯,只留了昏暗的床头灯,自己也放轻了步子,免得打扰到凉静。

  等顾余笙擦干头发睡下时,外面连烟花炮竹的声音都没有了,安安静静的,看着睡在床边的凉静,倒是有些不爽。顾余笙大学就住宿了,后来忙着公司的事情,一直住在商业园区,所以这床还是之前他上初中时换的,虽然算不上单人床,但比起别墅定做的大床要小许多,只有一米五宽。

  但偏偏凉静睡在边上,中间空了一大块,还面朝着外面,顾余笙只能看见她瘦弱的背影,就这么看了片刻,顾余笙小心翼翼的往中间挪了挪,然后伸出手,想将凉静挪过来,手距离凉静还有几厘米时,忽然听见清冷的声音,“干嘛。”

  “……”顾余笙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吓到魂飞魄散,他感觉心脏刚才都跳停了一下,凉静竟然还没睡着?“我……我怕你掉下去。”

  “不会。”凉静满脑子都是那些照片里顾余笙的笑容,毫无睡意,所以心情很糟糕,语气自然也有些冷硬,“还有事吗?”

  顾余笙自然听得出凉静的冷漠,一时间也是摸不着头脑,这放烟花时还好好的,怎么忽然又变态度了,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这凉静的心怕不是银河里的针吧。“那个就想问问……你饿不饿,要不要吃夜宵?”

  “啊?”凉静实在不能理解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自己是差点撑死才会去散步的,好不容易消化的差不多了睡下,怎么可能饿,“不饿。”

  “哦……”顾余笙觉得这场尬聊自己快要继续不下去了,“我饿了,你能帮我煮碗面吗?”

  凉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有病吧。”

  顾余笙讪讪的收回了手,自己都觉得自己现在有毛病了,这说的都是些什么啊,“没事,你睡吧。”

  凉静翻了个白眼,继续闭上眼睛养神,见顾余笙半天没有动静,有些烦躁的动了几下,最终猛地坐起来,下床出去了。

  由于一切发生的太快,顾余笙回过神就发现房间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凉静这是嫌自己太吵所以走了?可这房子又没有别处可以睡了,她能去哪?

  顾余笙带着疑惑出了房间,就看见厨房的灯亮着,走过去才发现凉静已经拿了冰箱里的食材正在切配。她的长发似乎有些挡视线,没等顾余笙去找发绳,就见凉静随手拿了支筷子,把一头长发绾了起来,筷子斜插在头发上,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顾母为了过年准备了许多的食材,倒也方便,锅里的水开了,倒了些出来,将碗里配好的作料冲开,将面丢进锅里,水开了又浇了遍凉水,等再开了将面捞上来放进碗里,又将案板上切好的牛肉码进碗里,关火洗手走人。

  路过厨房门口时,因为路窄还撞了下顾余笙的肩膀,但凉静如同没看到顾余笙一般,径直走了,顾余笙甚至有一瞬间怀疑凉静是在梦游。看着流理台上的那碗面……是做给自己的?

  顾余笙摸了摸鼻子,老实说他不饿,当时只是没事找话,但自己都找了些什么话题啊?面都煮好了,没有不吃的道理,顾余笙自己捧着面在小餐厅坐下,吃的也是很尴尬,自己想象的画面是和凉静一起吃的,但是她很明显的不想搭理自己。

  不过顾余笙也是许久没有吃过凉静煮的东西了,倒是胃口大开,吃的还挺香的,想想刚认识时还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呢,现在竟然做的一手好菜,她的小餐厅还有几个常客,证明了她的手艺的确是不错的。

  正吃着,主卧门忽然打开,顾母拿着杯子迷迷糊糊的出来,因为客厅灯没开,远远的看见小餐厅做个人还吓了一跳,再仔细看看才认出这是自己儿子,“怎么大半夜的在这吃东西,晚上没吃饱啊?”

  顾余笙支吾了两声,“没有,在外面走的有点久,肚子饿了。”

  “这个点还煮面,你也不嫌麻烦。”虽然顾余笙今年都要二十八岁了,将近一米九的大个,但在顾母心中,他永远是自己的儿子,就是个孩子一样。

  顾余笙没吭声,想想凉静无视自己也没毛病,自己大半夜的让她给自己煮面,这是活该被冷落啊。顾母倒了杯水,在旁边坐下,压低了声音,“怎么样,晚上和静静出去了这么久,关系有没有缓和些?”

  顾余笙摸了摸鼻子,本来自己以为缓和了,但好像又被自己搞砸了,“我和她有什么要缓和的。”

  “你就嘴硬,你是我儿子我能看不出来?”顾母也是拿顾余笙没办法,“跟你亲爹一样,都是嘴硬的主,什么事都自己憋着不说,你和静静那状态像是没事的样子嘛,她半天都不看你一眼的,吃饭的时候都没跟你说过一句话……静静也是个内向的性子,嘴上不说什么,但心里对于之前的事情能不在意嘛,你是个男人之前也的的确确是你在利用人家,不该主动一些,多低头嘛。”

  顾余笙也不知道该怎么跟顾母说这事,自己也想好好聊聊的,可问题是凉静压根不想听啊,到现在自己都记得,那次自己话都到嘴边了,凉静那句冷冰冰的你不配,她都认为自己不配喜欢她了,他还如何说其他的事情,只能用这种拙劣的方式拖着。

  顾母见顾余笙不说话,轻叹了口气,“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若真留不住,放手还能给对方留个好印象,这件事确实是你错了。”

  “我知道。”自己或许报复凉父是说的过去的,但利用凉静自然是自己错了,若知道自己真的会爱上她,就不该把她卷进这场阴谋里的,可世上哪有这么多的早知道呢。

  已经快三点了,顾母也困得很,嘱咐顾余笙早些休息,就回房间了,顾余笙将一碗面吃的干干净净的,连汤都喝完了,回到房间躺下时,发现自己撑到睡不着了。

  看看凉静,也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睡着,想着她睡眠向来轻,想要把她从床边挪过来的想法是不要有了,轻叹了口气,翻了个身,还没闭上眼睛,就被一个靠枕砸中了,“你要吃面也跟你做了,你还在这又是叹气又是动来动去的做什么。”

  顾余笙庆幸自己没有去拉凉静,不然自己难不成要说没吃饱再来一碗?“我……你怎么还没睡?”

  凉静眨了眨眼,借着黑暗一点都不心虚,“谁说我没睡,我是被你的动静吵醒了。”

  顾余笙有些卡壳,自己刚才好像也没怎么动吧,现在凉静这么容易被吵醒了吗?“那……我不动了,你睡吧。”

  凉静轻哼了一声,继续闭着眼睛数数去了,顾余笙僵硬的躺着,外面都隐隐约约看到亮光了,才迷迷糊糊的睡着。虽说顾家过年也没什么事,可以多睡一会,但偏偏这一大家子都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再加上这边离可放鞭炮的区域近,早早的就能听到炮竹的声音,凉静便起了。

  顾余笙虽然似乎睡了一会,但是旁边一空,也迅速醒了,虽然精神不佳,但也没有躺那不动的习惯,便也起来了,两人在洗手间门口撞上时,惊讶的发现,对方有个和自己同款的熊猫眼,虽然不明显,但却让人看上去倒是有些憔悴。

  顾母昨天半夜看到自己儿子坐那吃面,这模样倒是正常,但看见凉静精神状态也不大好时,倒是有些奇怪,“静静昨天没睡好嘛,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认床?”

  “没有的事。”凉静勉强笑了笑,自己总不能说因为看见了顾余笙和邢暖的照片,所以又失眠了一夜吧,“睡的挺好的,可能是刚起来,所以没什么精神。”

  凉静自己说完都觉得这话听上去有些蠢,刚起来都没精神,那还有什么时候有精神,不过顾母倒是没反应过来,虽然听着有些奇怪,但也说不上哪里怪,应了一声端了早餐出来张罗着喊他们吃。

  顾余笙半夜那碗面还没怎么消化,没什么胃口,吃了个鸡蛋就没有再动筷子了,邢暖给顾余笙盛了碗粥,“哥哥喝点热粥,你怎么就吃这么点东西啊,呐再给你一个煎包,你最爱吃这个了。”

  “好了,你自己吃吧。”顾余笙对于自家妹妹的贴心,还是很暖心的,不过自己的确是吃不下去太多的东西了。

  转头见凉静一碗粥喝了半天才喝小半碗,也是很头疼,都说女人的胃口像猫吃得少,但是凉静的饭量怕是还没有猫的一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