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番外六

作品:贺少猎爱小娇妻|作者:心宽如海|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2 07:56:11|下载:贺少猎爱小娇妻TXT下载
  赵建业就在她身边,眼角余光瞥见不好,伸手抓她已经来不及,行动快过大脑地抢先倒地,结结实实做了一次肉垫。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袭来,可也把沈陌伶吓得够呛,要知道这可是山上啊,石头下面是一个小斜坡,如果没有赵建业,她都不敢想象自己会在哪里。

  “你没事吧伶伶?”

  赵建业被砸的一声闷响,不顾自己的伤势,赶紧询问她,那紧张的神情,绝不是装的。

  沈陌伶摇摇头,眼睛里有泪光闪动,“赵建业,你,你是不是傻?”

  夜晚的山上有点凉,尤其是地上,赵建业只穿了一件西装,地上的凉气丝丝侵蚀上来,时间久了,真的很不舒服。

  可是,身上有佳人,佳人的身体是那样柔软,小脸是那样漂亮,大眼睛里还含着泪花,英雄救美的机会不多,他可不能浪费了。

  “老公才不傻呢,老婆若是受伤了,老公才会心疼。”

  宽厚的大掌抚上她的后背,目光专注地凝视她的眼睛,“伶伶,老公没有说甜言蜜语,是真实感受,看见你摔倒,老公吓得魂都快没了,幸好接住你。”

  男人的温柔,男人的深情,男人的体贴,让沈陌伶的心一阵阵发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从心里深处升腾而起,那是有别于以往的另一种感情。

  阅历丰富的赵建业只消一眼,就看出沈陌伶看他的眼神不一样了,不是讨厌,不是欣喜,不是矜持,而是一种......迷茫。

  守得云开见月明,说的就是他吧。

  沈陌伶还在思考这种陌生的感觉是什么,就发现越靠越近的气息,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唇已经快要贴上自己的,急忙偏过脸去,躲开他的亲密,可面颊还是被亲到了。

  刚才还煞白的小脸一下子变得绯红,被他碰触过的肌肤滚烫,难为情地闭上眼睛。

  “什么味儿?”

  赵建业没想到沈陌伶会害羞,那次在酒店醒来,她可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若不是床单上的红梅显示她是第一次,都会认为她身经百战。

  女人害羞的样子好美好妩媚,赵建业情不自禁地抬起头,想要继续,却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失去兴趣。

  自己在公司加班,只喝了一罐冷咖啡,连饭都没吃,不可能有口气啊?

  贺言喻那个龟毛的男人,自己不抽烟,也不准公司有烟味,他都好久没抽了,身上也不可能有味道啊?

  沈陌伶使劲儿闻闻,那鼻子堪比猎犬了,趴在他的身上,一路向下,就在赵建业又起了反应的时候,“啊”的一声大叫!

  “赵建业,你,你受伤了?”

  得,赵建业是明白了,他无往不利的战绩在沈陌伶身上算是终结了,要想和她亲热,必须要等洞房花烛夜了。

  “没关系,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沈陌伶手忙脚乱地爬下来,粗鲁地去脱他的衣服。

  “伶伶,我的衣服可不是随便什么女人都可以脱的哦。”

  “老婆,你想干嘛?你若是想要,老公主动就是。”

  “哎呀,老婆,你这么急切,老公都不好意思了呢。”

  他还没调-戏够呢,衣服就被扒了下来,女人的眼泪也随之流下来,“赵建业,你不疼吗?流了这么多的血。”

  白衬衫已经被血染得通红,在并不算明亮的灯光下都看得清清楚楚,很是渗人,可他,一点也没看表现出来疼痛。

  不管赵建业怎么说没事,让她放心,沈陌伶都不相信,拽着他就走,把他按在副驾驶上,她来开车,亲自送他去医院包扎。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从知道他受伤,到医生检查完包扎伤口,她的眼泪就没断过。

  赵建业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刚倒下的时候,就感觉到了疼痛,应该是凸起的石块划伤了他的后背,可他一个大男人若是这点小伤就挂在嘴边,也太娘了。

  看见沈陌伶为自己掉眼泪,欣喜的同时是心疼,不停地安慰她,却收效甚微。

  只有沈陌伶自己知道,她为什么哭。

  眼泪,是情绪的发泄,代表悲伤,也代表喜悦。

  她哭,是为自己十三年的单恋终结,为自己付出最宝贵的青春懊悔;她哭,是因为换一种心情,真的遇到更好更适合她的风景。

  不管别人对他的评价如何,只要他真心对自己,就足够了。

  赵建业要是知道受伤会俘获佳人的心,他早就想办法创造机会了,可又一想,真诚信任才是交往之道,应该还是时机到了,她的心里早就有了他的身影,只是她自己没有发现而已。

  若不然,她绝对会嘴一撇,眉眼一耷拉,说自己没用,救人还能受伤,还能干什么?

  想着想着,赵建业笑了,侧躺在床上睡不着,睁开眼睛仰望天花板,想着沈陌伶流在自己手心里的泪,是那样滚烫,也是那样灼人。

  王柯过生日,吵着闹着要赵建业把女朋友带来,好让大家见识见识。

  赵建业现在是春风得意佳人在怀,每天都过着蜜里调油的生活,恨不得时时刻刻黏在一起,哪有那个闲情逸致为他庆生?

  王柯看他不为所动,贱兮兮地趴在他耳边说道:“哥,那几个孙子都不相信你泡到了沈家大小姐,说你是吹嘘,别是真的吧?”

  “哥,你是我亲哥,沈家大小姐是你正经儿的未婚妻,我没说错吧?”

  王柯鬼着呢,好话说了一箩筐,也没见赵建业给个反应,一听沈大小姐是他未婚妻,那抿直的嘴角才微微上扬,露出会心一笑。

  他心里有数了,“哥,你和嫂子就露一面,让他们看看哥的魅力。”

  赵建业淡淡看他一眼,那眼神就像在看傻X,王柯笑得不自在,激将法好像不起作用,只能舔着脸说出真正目的。

  原来,他前几天喝酒玩乐的时候,无意中说出赵建业为了沈家大小姐守身如玉。

  都是一起玩大的兄弟,若说地球是方的,他们信;太阳从西边升起来,他们也信,哪怕是中美爆发战争他们都信,就是不信那么一个花心人物会为了一棵花放弃整片花园。

  王柯和赵建业是表兄弟,也是花花公子,看到表哥找到了幸福,他很羡慕,也想找一个心仪的好姑娘正经儿过日子,就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

  对表哥的执着和真心,他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一开始,他也不相信赵建业会真的俘获芳心。

  可看到他们在一起时别人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气场,才知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句话真他么的正确!

  真真是烈女怕缠郎,表哥能找到那么好的姑娘,为他高兴。

  可是,宁少他们就不一样了,沈家大小姐那可是名门淑女的典范,是多少家豪门想联姻的对象,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成功,怎么就让那么一个花花大少给泡到手了呢?

  喝多了的王柯,也不管赵建业会不会卖他面子,大言不惭地吹嘘,一定会在自己的生日趴上让他们见识到浪子回头的赵建业和S市首屈一指的女神在一起的完美画面。

  醉酒说出去的话都是醉话,他怎么会记得?早就给忘了还有那码事,直到宁少他们打来电话,问他赵建业和沈陌伶什么时候到,他们好准备拿赌注。

  这个时候,王柯才知道自己许下的狂言,若是他们在一起了,宁少的那辆新买的装甲越野车归自己所有;而他吹牛的话,西郊那块地的审批手续就要他去跑。

  当时就把王柯吓出一身冷汗,如果是钱财方面,他真不会吝啬,豪车也好,别墅也罢,想要拿去就是;可西郊那块地皮就不一样了。

  那块地处于城市乡村交界处,上面现在正下大力度整治农村耕地商业化,正是敏感时期,宁少那孙子盯那块地很久了,一直拿不下来,平时就找过他,都被他一口回绝。

  他老子是管这块的实权人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但是,他玩归玩,把老子陷入麻烦的事情,不会傻到去做。

  这下好了,自己撞了进去,面子他不想失,原则也不想践踏,唯一的办法就是说动赵建业帮他。

  “哥,我办这事是不需要经过我爸,可别人卖的绝对是我爸的面子,这要是出事,我爸就有麻烦了,你也不想你舅舅折了吧?”

  “知道你还敢大包大揽?舅舅倒霉也是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害的,和我什么关系?”

  “可我爸爸最疼你啊。”

  王柯酸溜溜的语气出来了,从小到大,表哥不学无术,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标准的纨绔子弟,自己最起码还有点正事,也不知道爸爸怎么就看他顺眼!

  “我不管,你是我哥,我的事就是你的事,你要是不去,我就去找姑姑,让她评评理。”

  王珂不但是不对心思,还耍起无赖来,多大的人了,动不动就找家长,出息!

  赵建业睨一眼外表大人,内心孩童的弟弟,实在受不了他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样儿,“好了,不就是生日趴吗?我带你嫂子去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