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98章 严重超纲的阴险

作品:高武27世纪|作者:草鱼L|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5-23 13:28:41|下载:高武27世纪TXT下载
  嗡!

  不愧是四品巅峰,即将要突破到五品的人物。

  孟羊刚刚踏上擂台,苏越的心跳就开始加速,他虽然个头不算太高,却犹如一头咄咄逼人的雄狮。

  苏越脚掌似乎踩在淤泥里,甚至呼吸都已经被扰乱。

  咕咚!

  苏越咽了口唾沫。

  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能打败孟羊,奢望都没有奢望过。

  甚至打败刘桦农和冯佳佳,也是运气。

  如果在湿境,自己面对冯佳佳的昆虫大军,只能亡命逃亡。

  如果在普通的战斗场景,遭遇了刘桦农,自己第一波被轰下擂台的时候,尸体就已经凉了。

  除了四品初阶,遭遇其他人,苏越就只能逃亡。

  能赢。

  是天时地利。

  如果不是擂台的种种限制,自己能逃了命,但绝对打不过。

  可现在遭遇孟羊,擂台便又限制了自己。

  逃无可逃。

  孟羊不是普通的四品巅峰,他是武大传奇,如果不是白小龙突破到五品,白小龙都不是他的对手。

  现在让自己一个三品来对付孟羊,那简直是开玩笑。

  仅仅是压迫,苏越就已经有些气喘。

  这和当初面对蓝路完全不一样,以前毕竟自己有退路,现在唯一的退路,就是认输。

  “苏越你好,我叫孟羊,我很佩服你。

  “在你这个年纪,不管是我,还是白小龙,都不可能是你的对手。

  “其实从我站上在台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是个输家。

  “和你打,我就像是在欺负幼儿园的小朋友,但我还没有毕业,我得替东武做些什么,我很抱歉。”

  孟羊还算有礼貌。

  真的是不光彩。

  你一个成名已久的大四学生,你的对手应该是白小龙。

  可现在,你却来欺负一个大一新生。

  孟羊心里特别的惭愧。

  不管输赢,自己都是输家。

  “额,承让了,能和你对决一场,也是我的荣幸。”

  苏越也点点头。

  “你可以慢慢恢复气血,争取恢复到巅峰。

  “我现在是巅峰状态,你已经车轮两场,连败两个四品,我本来就胜之不武,我不会占你便宜。”

  孟羊又道。

  他能看得出来,苏越在想尽一切办法的恢复气血。

  其实可想而知。

  一个三品,虽然压过气环,但已经车轮战了两个强者,他怎么可能还有气血留存。

  允许需要恢复气血,也是对强者的一种尊敬。

  苏越配得上这种尊敬。

  “多谢!”

  苏越点点头。

  随后,他大口吞着精品棠竹丹,开始竭尽全力的恢复着气血。

  看台上,不少武者吞下口水。

  羡慕啊。

  不愧是一串二,战胜了两个大四的狠人,精品棠竹丹当糖豆吃,谁能受得了。

  哪怕是钱能受得了,可你身体也该受不了啊。

  他到底有多少气穴,可以消化药效?

  50个气穴?

  难道是60个?

  总不可能是70个吧,那简直就是神仙。

  武大校长们也诧异的盯着苏越。

  特别是东武校长。

  他冷冷看着赵江涛,似乎在要一个解释:这特么是家庭贫困的学生?

  你特么就是再富有的家庭,舍得棠竹丹当饭吃吗?

  他在嗑花生米吗?

  精品棠竹丹啊。

  在官方网站,那可是奢侈品的分类。

  “额,你们可能对军队的军功不怎么了解,苏越上次在湿境,偷了阳向族100车源矿,他可能得到了一点学分奖励。”

  赵江涛解释了一下。

  闻言,不少校长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100车源矿石。

  说出来都吓人,这简直是滔天的功劳啊。

  这个苏越,看来是真的不简单。

  “赵江涛,苏越体内的气穴,到底有多少个?是不是超过70了?”

  南武校长又问道。

  这时候,那些总督、提督,甚至教育部部长,也聚精会神的听着。

  消化棠竹丹不是个小问题,但花生米一样吃的人,不可能是庸人。

  “这个我具体不了解,他修炼的心法是月冥真典,理论上打通90个气穴都有可能。但月冥真典的事情你们也知道,应该不可能修炼满90个。”

  赵江涛无奈的摇摇头。

  你们问我?

  我还不知道该找谁打听。

  养老院他不敢去,也不敢打听。

  苏越确实是融合了养老院的那块石板,这不用怀疑。

  至于湿境里的剩余残缺,已经在牧京梁熔炼之后,彻底化为飞灰。

  赵江涛并不清楚,目前也只有几个大将之间知道而已。

  “你们说,苏越能在孟羊手下撑几分钟?”

  突然,又一个校长问道。

  “我猜一分钟吧,孟羊修炼过一部电光拳,最适合擂台战,去年就差点打败白小龙。”

  南武校长道。

  “苏越跑的快,也可能抵抗两分钟。”

  北武校长分析了一下说道。

  “这些都不重要,这次冠军,我东武夺定了。”

  东武校长淡淡的摇摇头。

  孟羊出手,哪怕白小龙境界倒退回四品,他也没有赢的可能。

  今年的冠军,东武夺定了。

  ……

  “苏越,如果撑不住,就早点下来,千万不要逞强。”

  牧橙在台下叮嘱道。

  “苏兄,输了不丢人,别因为装比丢了命。”

  杜惊书也叮嘱道。

  西武其他人纷纷加油鼓励。

  “骄傲啊,我小舅子竟然要和孟羊对战,我都不敢去挑战孟羊。”

  杨乐之用许白雁的袖口在擦眼泪。

  他之前被牧橙一拳轰在面门上,眼眶老止不住的流泪。

  “你再用我的衣服擦眼泪,我打断你一条腿。”

  许白雁冷冷盯着杨乐之。

  “你就不感动吗?”

  杨乐之问道。

  “我怕苏越会乱逞强,拳脚无眼,孟羊的电光拳不是开玩笑。”

  许白雁满脸担忧。

  也只有这些至亲,担忧的角度才会不一样。

  廖平和周云粲有气无力的靠着椅子。

  懒得说什么了。

  大家都是同龄人,都是同学。

  他们还在仰望的孟羊,已经和苏越站在了一个擂台上。

  这种鸿沟,让人窒息。

  让人绝望。

  让人麻木。

  ……

  十分钟后,苏越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我恢复好了。”

  赵楚开口说道。

  其实他并没有恢复到100%的巅峰状态,这里毕竟不是打坐场景,能恢复92%左右,理论上就已经足够了。

  “我建议你用最强的一拳,和我对一招就可以。

  “我观察过你的战法,你精通三系增幅战法,精通素质刀法,精通小凌波步,还有枯步。

  “但我提前告诉你,对付刘桦农的办法,对我无效,我就是站在这里,也可以耗空你的气血。

  “别浪费没用的时间。”

  开始前,孟羊提醒道。

  他已经仁至义尽。

  自己的反应力,还有防御力,都不是刘桦农可以比拟的水准。

  苏越要靠着速度来风筝自己,明显是个笑话。

  “我的增幅状态已经消失,也没有计划用那种方式去对付你。”

  苏越摇摇头。

  孟羊是什么等级的对手?

  他就是站在那里让自己劈,都不一定能破了他的防御拳网。

  除了浪费气血,不可能有任何效果。

  “我听白小龙说过,在擂台上,你应该会用电光拳吧。

  “这次我选择硬碰硬,我就站在这里。我用防御战法,你用电光拳,什么时候将我轰下去,什么时候比武结束。

  “实话,我没有想过能赢你,我想挑战一下自我。”

  啪!

  话落,苏越一个响指。

  他浑身上下,笼罩了一层防护气罩。

  嗡!

  嗡!

  嗡!

  随后,苏越又一连释放出不少龟甲功的盾牌。

  以苏越现在的水准,龟甲功几乎是瞬放。

  双重防御,已经可以硬扛普通四品的轰杀。

  但面对孟羊……这防御其实有点类似于木板,应该会一脚被踢爆。

  “嗯,你很聪明,选择了一种最体面的方式下台。”

  孟羊点点头,由衷的赞叹。

  噼里啪啦。

  与此同时,孟羊的左手,闪烁出了刺目的雷电弧,乍一眼看去,犹如一条条细微的雷蛇在缭绕,别说挨住这拳头,哪怕是看一眼都头皮发疼。

  到底得多么想不开,要和这种拳头来对战。

  “准备好……第一拳……”

  唰!

  孟羊话落,他的身躯已经是消失,在远处观众眼睛里,擂台被拖出一道很长的电光轨迹,令人眼睛刺痛。

  咚咚!

  咚咚!

  苏越狠狠咽了口唾沫,心脏疯狂跳动。

  压迫。

  史无前例的压迫,他的脚掌根本就动不了,就如被陷在了沼泽里一样。

  七枚防御盾,全部叠加在胸前。

  如果是正式的厮杀场合,孟羊完全可以换个方向去轰击苏越。

  但这是擂台,他允许苏越叠加防护盾。

  这是来自高手的自信。

  噼里啪啦。

  当雷光拳真正接触到苏越的时候,雷光暴涨,赫然是刺目了一倍,苏越的24K钛合金眼生疼,犹如被大功率探照灯直射着。

  咔嚓!

  咔嚓!

  咔嚓!

  果然,面对雷光拳,苏越的所谓防护盾,就是一些破旧的木板。

  伴随着一连串脆响,孟羊的拳头,犹如一头闪烁着雷光的猎豹,直接抵达苏越胸膛,一路火花闪电,摧枯拉朽。

  七道防御盾,全部被打碎,甚至都没有阻碍到雷光拳的速度。

  苏越双臂交叉,汇聚所有的气血之力,挡在自己胸膛。

  啵!

  空气似乎定格了一下。

  下一个眨眼,以苏越双臂交叉点为中心,一拳肉眼可见的震荡波,轰然扩散出去,劲风沿途掀起了地面的灰尘,令擂台一片狼藉。

  在擂台不远处,附近武者都纷纷捂着脸。

  没办法。

  震荡出来的劲风太凌冽,吹的他们脸疼。

  咔嚓!

  咔嚓!

  随后,在苏越脚下,擂台地面竟然是蔓延出了一条条细密的裂缝。

  呼!

  呼!

  呼!

  苏越浑身颤抖,狠狠喘着粗气。

  同时,他的双腿也在不自觉的颤抖着。

  疼!

  不仅仅是挡拳头的双臂疼,苏越浑身的骨骼都震的生疼。

  这电光拳,可以在敌人体内留下内劲。

  ……

  全场震撼。

  看台上,所有人都惊愕的口干舌燥。

  一拳。

  将擂台的地板都已经震碎。

  这何其可怕。

  不愧是孟羊上场,和之前的战斗状态就不一样。

  一拳,恐怖如斯。

  “孟羊这小子,比半年前又强了不少,如果没意外,他毕业前也能突破到五品。”

  看台上,白小龙皱着眉感慨道。

  “苏越也是个狠人,硬接了孟羊一记雷光拳,竟然还能站着,有两把刷子。”

  看了眼苏越,白小龙更加吃惊。

  “苏越,你没事吧?

  “如果扛不住,就早点下来。”

  牧橙满脸焦急。

  “会长,你担忧过头了,苏兄又不是纸糊的。”

  杜惊书在一旁说道。

  同时他心里也震撼。

  如果这一拳轰在自己身上,自己会不会被轰的飞起来?

  ……

  “再来!”

  几秒后,苏越缓缓平复了呼吸。

  他一脸倔强的抬起头,瞳孔无比坚定。

  波波波波波!

  一连串的脆响之后,苏越面前又出现了七只小盾。

  虽然乍一看没有没有什么大用,但其实也能消耗雷光拳20%左右的拳劲,这很关键,只是别人理解不了罢了。

  苏越辅助的防御战法,暂时还没有失效。

  “是好汉。”

  孟羊点点头,一声赞叹。

  同时,他心里却想骂死苏越。

  你小子快滚下去啊,我两拳如果还看不能把你轰下去,得特么多丢人现眼。

  你不疼吗?

  被电光拳打在身上,你不麻吗?

  西武还有个牧橙没有上场,虽然对战牧橙没压力,但每次施展雷光拳,都会耗费大量的气血。

  万一等牧橙上场,自己气血耗一半,打起来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请。”

  苏越瞳孔里闪烁着倔强的火焰。

  轰隆隆!

  孟羊没有客气。

  他脚掌狠狠一踏地面,雷光拳已经是长龙一般,狠狠朝着苏越横推过去。

  轰隆隆!

  轰隆隆!

  沿途电光咆哮,甚至真的能给人一种雷龙咆哮的错觉。

  咔嚓!

  咔嚓!

  咔嚓!

  一模一样的状态,一模一样的情况。

  七个气血护盾,很轻易就被孟羊撕碎,而苏越双臂再次挡在胸前。

  咔嚓。

  这一次,人们甚至听到了骨骼脆响的声音。

  虽然苏越的骨头不至于被打断,但他绝对不好受。

  轰隆!

  轰隆!

  孟羊的雷光拳,犹如一个可怕的电钻,在狠狠朝着苏越双臂冲击。

  苏越咬牙切齿,满脸青筋。

  但他就是不松手。

  他的脚下,裂缝再一次蔓延着。

  谁都能看的出来,苏越已经是强弩之末。

  最终,孟羊的拳劲提前散去。

  第二拳,苏越再一次完美抵抗。

  孟羊收拳后退,连他都狠狠喘息着,口干舌燥。

  这个家伙。

  难道是铁打的骨头?

  第二拳了,怎么还不认输。

  孟羊想一脚踢死他。

  两道雷光拳轰出去,孟羊的气血也被消耗了五分之一。

  要知道,这可是在对付一个大一学生啊。

  他已经都丢人了。

  台下,震荡出去的劲风比之前还要恐怖很多,但人们的眼睛,却更加惊愕。

  苏越……还没有倒下。

  他到底在坚持什么。

  他竟然还没有倒下。

  噗!

  这次,苏越被震伤了肺腑,他轻轻吐出一小口鲜血。

  无论是看台的学生,还是校长和领导们,都诧异着脸。

  他们想知道,苏越到底在坚持着什么?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强者之心?

  ……

  “继……继续吧。”

  苏越勉强恢复了一下呼吸,他又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冷冷说道。

  不得不承认,四品巅峰就是巅峰。

  真的是够厉害。

  也幸亏提前激将法激将了孟羊,如果他选择配合任意一种速度战法,这拳头都会攻击在刁钻的位置。

  那时候,自己根本就挡不住。

  结果,必然是自己被一拳秒杀。

  多达1000卡的气血差距,真的没办法弥补。

  孟羊自负。

  所以才用最公平的方式来对决。

  苏越占了便宜。

  “你还要继续嘛?这样下去,你可能会在医院住一段时间!”

  孟羊贴心的提醒道。

  他心里更想让苏越认输,赶紧结束纠缠。

  “对了,如果你是替牧橙消耗我的气血,真的没必要,我哪怕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气血,也足够打败牧橙。”

  孟羊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怕住院,我又何必修炼武道,来吧。”

  苏越笑的像是和没脑子的愣头青。

  ……

  台下,牧橙感动的手掌颤抖,甚至眼眶都有些湿润。

  她看出来了,苏越之所以在挨打,就是用自己的身躯来消耗孟羊。

  牧橙岂能不敢动。

  其实很多人,也逐渐看出了苏越的目得。

  这其实是最佳的战术。

  能消耗对方一点气血,或许也是胜利的可能。

  毕竟是三对三的比赛,想尽办法消耗对方,也是最优的战术。

  “真爱啊。”

  其余人羡慕的看着牧橙。

  “苏兄,你撒狗粮的方法都这么出类拔萃,我佩服啊。”

  杜惊书看了眼牧橙。

  完蛋。

  这女人已经被苏越彻底俘虏。

  用自己的胸膛和生命,去替爱人挡拳头,普天之下,还有比这更浪漫的事情吗?

  苏兄。

  你绝对是个阴比。

  “孟羊也是个废物,两拳都没有把苏越打下台,这狗粮撒的。”

  白小龙心里酸的想死。

  “小舅子可以啊,苦肉计,用的精妙。”

  杨乐之默默将苏越的方式记在心里。

  有空去湿境,替许白雁挨一刀,或许这亲事就成功了。

  ……

  “我再提醒你一次,第三拳,你真的可能会住院。”

  孟羊一条单身狗。

  他也看到了牧橙满脸激动和感动的模样。

  孟羊也嫉妒。

  噼里啪啦。

  雷光拳再一次蔓延出了刺眼的光泽。

  这已经是第三拳。

  如果这一拳还不能把苏越打下去,自己也就该自我反省了。

  轰隆隆!

  雷光拳又一次打出恐怖雷弧,苏越浑身的衣服都被狂风震荡到高高鼓起。

  “胜败,就在这一拳了。”

  苏越咽下一口唾沫。

  面对扑面而来的恐怖电光,苏越已经窒息,方圆几米范围内,空气彻底被抽干。

  防御盾,依旧是层层碎裂的命运。

  轰隆!

  雷光拳再一次轰击在苏越双臂。

  “额……啊……”

  这次,苏越面目狰狞,终于疼的叫喊出来,嘶声力竭。

  他的脚掌,甚至在擂台上踩下一个大坑,触目惊心。

  这一次扩散开的劲风,要更加狂暴。

  孟羊已经发挥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水准。

  有再一再二,绝对不可能有再三再四。

  第三拳,一定要让这小子服输。

  “还不服吗?”

  孟羊瞳孔凌厉,他一边用拳头压迫着苏越的双臂,一边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

  这也是对意志力的一种摧残。

  “我……不服。”

  苏越原本是低着头的状态。

  突然,他猛地抬起头,脸上青筋浮现,和蚯蚓在流窜一样,看上去狰狞恐怖。

  灵魂痛击。

  启!

  嗡……虽然有心理准备,但百分之20的剧痛施加下来,苏越还是痛的差点窒息过去。

  当然。

  灵魂痛击绝对有效。

  孟羊一个不小心,直接被痛的撤销了雷光拳。

  他蹬蹬蹬连续后腿了三步,痛的眼泪都差点出来。

  当然。

  孟羊身经百战,他第一时间就判断出是苏越的手笔,所以还是用意志力硬生生扛了下来。

  “看拳……

  “电光拳。”

  当孟羊从剧痛中回过神来,他便看到了世界上最惊悚的一幕。

  苏越。

  就是那个大一的三品。

  他身躯高高跃起,在他的拳头上,竟然是缭绕着雷光拳的光芒。

  对!

  就是电光拳。

  这是孟羊自己的独门战法,他不可能认错。

  惊讶的一瞬间,苏越的拳头,已经朝着他脸庞轰去。

  没错。

  趁着孟羊后推的刹那,他施展了慕容诀,直接复制雷光拳。

  随后,苏越又将增幅战法,也叠加上来。

  一系列的反击,都只是在眨眼之间,甚至孟羊都有些措手不及。

  没错。

  是个人都会惊愕。

  你还是个人吗?

  你为什么可以施展我的独门战法?

  除了惊愕,孟羊心里甚至还有些不安。

  这一刻,他分心了。

  “你根本破不了我的防御。”

  当然,孟羊该有的防御一点都没有少。

  他只是被惊到了。

  “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想要去攻击你。”

  然而,眼看着雷光拳就要贴到脸上,孟羊全身的防御点,都集中在了脸上。

  这时候,苏越竟然是耍了个假动作。

  他直接放弃了恐怖的雷光拳。

  唰!

  手掌一番,苏越的掌心里,出现了无刃刀。

  素质刀法以一个极度诡异的角度,直接劈在了孟羊的左腰部位。

  这一刀,斩出了苏越最强的水平,还叠加着20%的攻击增幅,堪比一个四品中阶一击。

  唰!

  一刀劈中,孟羊的一张脸,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惨白下来。

  愤怒。

  孟羊疼的几乎晕厥。

  苏越用刀劈的点,是自己的暗伤所在。

  就在前一个星期,自己还在湿境里厮杀,左腰的位置,被五品的钢骨族的砍伤,直至现在也没有完全愈合。

  虽然不影响行动,但毕竟只愈合了70%左右,还需要特别注意。

  可苏越这一刀,直接将伤口再次撕扯开。

  孟羊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直接被撕裂。

  轰隆隆!

  孟羊脚掌狠狠一踏地面,瞬间拉开双方距离,他已经不敢再小看苏越。

  用不知名的战法,让自己剧痛。

  然后又用雷光拳吓唬自己,造成了自己一瞬间的防御漏洞。

  之后,毫不犹豫放弃雷光拳,直接用素质刀劈砍自己的暗伤点。

  这种一环套一环的阴险打法,让孟羊后脊梁有些发寒。

  下一招,他必须得将苏越轰下台去。

  谁能想到,苏越连自己暗伤都专门去打听过,因为这一刀,自己战斗力直接被削减15%。

  如果是面对白小龙那种狠人,这简直就是灾难。

  孟羊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苏越轰击而去。

  “来吧。”

  看着来势汹汹的孟羊,苏越嘴角突然诡异的一笑。

  孟羊时时刻刻盯着苏越。

  他下意识要警惕苏越暗算。

  然而。

  这一次似乎不是暗算。

  苏越一个响指,孟羊的身上,陡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速度增幅力。

  对!

  孟羊被苏越增幅了速度。

  完全措不及防。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正在尽全力的奔袭,突然,有人在身后蹬了你一脚。

  你速度虽然快了不少,但同时会失去一瞬间的平衡。

  果然,孟羊一时间还有些手忙脚乱。

  轰隆!

  下一息,孟羊脚下,突然被一根绳子绊了一下,他竟然以一个狗吃屎的方式,朝着前方摔去。

  这一切,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当孟羊意识到脚下有绳子的时候,他已经被苏越强行增幅了速度战法,再想刹车,就已经是奢望。

  “速度增幅,我让你失去对自己速度的判断。

  “我再用万索归宗悄悄布置下一个绊子,让你身体失衡摔下去。

  “谁都防不住。”

  苏越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计划很顺利。

  当然。

  苏越根本不指望孟羊能摔在地上,毕竟是四品巅峰。

  他在空中,就可以将身躯调整回来。

  当然,你毕竟是滞空状态,还要调整被摔倒的姿势,你的思维,根本没时间去防御。

  你只是个四品巅峰。

  对三品来说,你很强,但你并不是神。

  这一秒钟,孟羊几乎是空门大开的状态,哪怕是二品武者,都可以用战法轰击在他身上。

  唰!

  刀弧划破空间。

  苏越故技重施,再一次一刀挥洒出去,狠狠劈在了孟羊的左腰暗伤处。

  精准。

  果断。

  同时也狠辣。

  孟羊的暗伤,根本就不难打听,苏越很早就研究过。

  当然。

  孟羊的防御空隙,只有这一秒。

  以苏越的速度,也只够劈斩出一刀。

  一刀结束,苏越急速和孟羊拉开了距离,而孟羊身躯落地的时候,左腰已经是渗透出了猩红的血。

  他咬牙切齿。

  该死。

  这简直就是一条小狐狸。

  竟然在脚下使绊子,还突然增幅自己的速度,让自己失去对身体的控制。

  这一切的布局,仅仅是让自己松懈一秒钟防御。

  该死。

  伤口被撕裂,疼上加疼。

  “抱歉,利用了你的弱点。”

  苏越气喘吁吁。

  他浑身湿透,脸色惨白,简直和被水洗过一样。

  谁都能看得出来,苏越已经是强弩之末。

  “不……你很强,我应该道歉,我轻视了你。

  “下一拳,我会将你直接震飞。”

  孟羊阴沉着脸。

  随着暗伤的伤口被撕裂,他战斗力被剥夺了40%。

  一会还有个牧橙要对付,绝对不可以再大意。

  “来吧,还是电光拳,我继续来阻挡。”

  苏越双臂交叉。

  他竟然还在坚持。

  “好,我就再用雷光拳,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能抗住三拳半,你是三品第一人。”

  孟羊虽然愤怒,但这一次他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一点都不敢大意。

  这个小家伙,脑子奸诈的很。

  噼里啪啦。

  雷光拳继续朝着苏越轰击而去。

  轰隆隆!

  轰隆隆!

  伴随着雷光拳轰击到胳膊上,苏越已经痛苦到几乎窒息。

  他双腿弯曲,脚下的地面不断被震塌。

  与此同时,恐怖的气浪也一圈又一圈的扩散出去,劲风与虚空摩擦,令全场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异常可怕。

  “滚下去吧!”

  孟羊的拳头,和苏越僵持着。

  他只要继续使劲,就可以将苏越震下去。

  他能感觉到,苏越马上就废了。

  然而。

  孟羊根本没有注意到,早已经被人们忽略的吸尘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打开了尘土盒。

  里面是一群昆虫,一群被苏越抽空震晕的昆虫。

  苏越将昆虫收进灰尘盒里,却并没有将它们杀死,而且灰尘盒还有金属的滤网,可以让昆虫呼吸,他们很健康。

  他震晕昆虫之后,终于可以施展……母虫诀。

  “我会下台,但可惜……并不是现在。”

  苏越已经是奔溃状态。

  但他却对着孟羊,露出了阴森森的笑容,就如赌徒最后一把梭哈,赢到了全场所有的筹码。

  孟羊本能的感觉到一股危机。

  但苏越的双脚陷在地板里,他的双臂也被自己死死镇压着。

  气血枯竭,状态重伤。

  他就是神仙,也不可能再耍什么把戏。

  可惜。

  孟羊还是太年轻。

  他对苏越的把戏,简直是一无所知。

  昆虫凝聚出了一只母虫,在苏越的操控下,母虫爆发出了史无前例的恐怖冲击,再一次狠狠撞在孟羊的左腰上。

  歇斯底里,自杀式的冲击。

  啊!

  孟羊一声惨叫,疼的几乎晕厥过去。

  母虫诀,那可是同归于尽的冲击,简直比素质刀还要残暴数倍。

  这一击,孟羊暗伤被打的血肉模糊。

  他连忙用气血去压制伤口,哪里还能顾得上苏越。

  三秒钟后,孟羊终于压制了伤口。

  但他真的很惨。

  由于要压制伤口,浑身50%气血不能调动,现在相当于被砍了一条手臂。

  “你……”

  孟羊咬牙切齿,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控虫术。

  谁特么能想到,你竟然连虫子都能控制。

  谁又能想到,被他随手在擂台边缘的吸尘器,竟然会是最后的大杀器。

  这华花里胡哨的手段,怎么就这么多呢。

  孟羊不仅仅伤口痛,他心里更加绞痛。

  这家伙和白小龙狼狈为奸,天天在一起,想想就知道,不会有好心眼。

  ……

  台下,东武待战区。

  冯佳佳猛地站起身来,她一张脸已经惊讶到苍白,简直无法用语言描述。

  苏越这家伙,竟然还会控虫?

  这家伙在对付自己和刘桦农的时候,竟然都没有用全力。

  该死!

  他留着这一手控虫术,竟然是用来消耗孟羊。

  好歹毒的心机。

  冯佳佳能判断出来,这控虫术应该是卓越战法,虽然不如自己的绝世战法蛊虫术,但也足够珍贵了。

  简直可怕。

  这只是个大一的家伙啊。

  孟羊都屡次中计。

  ……

  唰!

  苏越突然拉开了外衣。

  孟羊满脸警惕。

  这个脏心烂肺的阴货,难不成还有什么杀手锏。

  不会是要同归于尽吧。

  为了一场比赛,至于不。

  然而。

  这次苏越只是太热,扔了上衣而已。

  “我认输。”

  很洒脱,苏越扔了上衣,转身就离开擂台,朝着西武待战区走去。

  这时候,人们才看到,苏越里衬的短袖后背上,还喷着几行字。

  ……

  【我叫苏越,我18岁!】

  【我家庭贫困,我比你长得帅。】

  【不好意思,我还打败了你】

  ……

  苏越离开擂台,后背上喷的这三行字,犹如尖刺一样,刺的孟羊心脏都疼。

  18岁。

  比我帅。

  你特么还有女朋友。

  孟羊真的有一种心脏被扎透的感觉。

  有必要这么炫耀吗?

  还把字喷在短袖上,你是嗓子哑喊不动吗?

  简直就是卑鄙无耻的牲口啊。

  气煞我也。

  见苏越走过来,牧橙连忙上前,小心翼翼的扶着苏越。

  “他的暗伤在左腰,已经被我干废,保守估计,还能发挥出50%的能力。

  “而且他施展了好几次雷光拳,气血已经被浪费了三分之一。

  “看见我背后这几行字没?必要的情况下,可以用言语刺激他,就说你男朋友很优秀。

  “现在你和孟羊已经在一个起跑线,能战胜就尽量努力,如果实在不行,输了咱们也不冤。”

  归来的途中,苏越小声将妖精交代给牧橙。

  自己已经消耗到极限了。

  不是胡说。

  如果不是牧橙扶着,苏越走着走着都可能跪倒。

  他的气血,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枯竭。

  雷光拳还给苏越造成了一些暗伤,外面看不出来,他五脏六武肯定渗出了不少血。

  真的是前所未有的虚弱。

  “嗯。”

  牧橙点点头。

  她心里感动的就要沸腾起来。

  为了自己最终能赢,苏越这是在拼命啊。

  亲自扶着苏越,牧橙才能感觉到苏越的虚弱。

  这一次,牧橙连苏越占她便宜都没意识到。

  男朋友这个话题,似乎已经成了默认。

  “你身上怎么怎么香。”

  苏越突然问道。

  “你鼻子坏了。”

  牧橙将苏越放下,又瞪了他一眼。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闻自己的味道,真是个大猪蹄子。

  ……

  “西武败,请西武最后一名选手上台。”

  ……

  就连裁判都愣了一会,才嘶哑着嗓子宣布道。

  没办法。

  苏越一系列的骚反击,简直已经超越了教科书的范畴,明显已经超纲了。

  别说满场的学生哑口无言,就连校长团和诸位领导,都被苏越的连环打击,震撼到大脑空白。

  这竟然是大一新生的对战?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五品在对战,步步是陷阱,招招留后手。

  何其歹毒。

  何其不择手段。

  能将一个四品巅峰生生逼迫到这种田地,谁能想象,谁敢想象,这竟然是一个大一新生的手笔。

  不管是场内,还是场外的人,都迟迟反应不过来。

  而这时候,牧橙带着苏越,以及西武的希望,已经站到了孟羊的面前。

  ……

  “看到了吗?就是这么不要脸,在短袖上喷字,全天下只能苏越干出来。”

  廖吉麻木不仁的冷笑道。

  “你应该感谢苏越,又让咱们学了一招炫耀的方式。”

  周云璀无奈的摇摇头。

  王路峰懊恼自己脑子慢,为什么没有早点刺个字。

  白小龙更加懊恼。

  他赢了好几次冠军,可就差这一件短袖啊。

  不完整,我的大学生涯,根本就不完整。

  “你说这是不是商机?小舅子的短袖,咱们申请个专利,直接售卖吧。”

  杨乐之头脑转的飞快。

  “收益全是我的,我要给弟弟攒老婆本。”

  许白雁冷冷道。

  ……

  月票快1000了,大家帮帮忙,看看有机会过千没,嘿嘿。